萧遥,方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回95:首富从剑走偏锋开始》最新章节

小说:重回95:首富从剑走偏锋开始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牵手仈月

简介:勤劳可以生存,但未必可以致富。这是被后世越来越证明了的。于是,从后世重生到1995年的萧遥决定剑走偏锋……且看他如何用胆识和智慧,广织人脉,或借鸡生蛋,或空手套白狼,完成原始积累,最终登上人生巅峰。

角色:萧遥,方朵

重回95:首富从剑走偏锋开始

《重回95:首富从剑走偏锋开始》免费阅读

我去!咋这么冷?!

萧遥打了个冷战,两只手往身下摸了摸。咦?是一块冰凉梆硬的木板。

全身被一条破白布单子遮盖得严严实实。

看来我是真的死了。可是,飞机爆炸还能有全尸吗?

萧遥清楚记得,他今年46岁,曾经是蝉联三届的全国散打冠军。退役后办起了武术学校,在全国各地有多家连锁,年收入五六百万。办校五年下来,也是几千万的身价,虽然称不上巨商大贾,但小日子过得非常滋润。9月24号那天出国旅游,飞机升空不久却因事故爆炸,一声巨响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对,我躺着的地方,不是太平间。”

这是哪?屋内很干净,却很空旷。这是一幢两明一暗的平房,他躺着的地方,应该是外屋地。

萧遥脑袋突感炸裂般疼痛,几道信息和清晰的人物影像浮现在脑海里。

这里是与他同姓的萧姓人家,曾经是五口人。

父亲萧万军;母亲王莲香;二十五岁的长子萧乾和二十二岁的媳妇方朵;二十一岁的次子萧遥。

老两口在农贸市场卖猪肉。

萧乾大学毕业后在区教育署工作,也因之认识了幼师毕业目前在公立幼儿园工作的方朵,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

一年前,在迎接新娘的路上,因头车肇事新郎萧乾重伤后不治身亡。可怜方朵,还未入洞房, 就成了寡妇。但善良的方朵深爱着萧乾,不顾家人的劝阻没有改嫁,而是留在萧家伺奉二老和照顾还读书的弟弟萧遥。

萧遥两个多月前毕业于宁州市体校武术班,在校时与艺术体操班的校花许佳佳谈了两年恋爱。为了表达对许佳佳的爱意,他借了高利贷以满足恋人的虚荣心。

没想到毕业后,许佳佳因为拜金抛弃了萧遥而嫁入了宁州一流家族马家。

无情地打击将本有一腔抱负的萧遥瞬间击垮,而偏偏这个时候债主前来逼债。为了还贷,他进入了赌场,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债主下的套。结果越陷越深,仅两个月就弄得家徒四壁不说,还欠了许多外债。

但即便这样,萧遥也无法偿还贷款,最后在家服毒自尽。

萧遥刚刚梳理完脑海里的信息,从位于东侧的里屋,走出来三个人、他顺着破布单子边偷偷望去——

五十多岁的汉子正是“父亲”萧万军;五十多岁的妇人正是“母亲”王莲香,而那个二十多岁,长相端庄秀丽的女子则是“嫂子”方朵。

萧万军指着地上的萧遥,说道:“方朵,一个祸害死就死了。随便穿身衣服,送到炼人炉一炼也就完事了。你非得要给他弄身寿衣干啥?”

“闺女,你爸说得对!你看这个混蛋都把咱家祸祸成啥样了,找个车把他送去火化得了。”王莲香随声附和。

方朵停住脚步,轻声道:“爸,妈。萧遥再怎么混蛋,也是萧乾的亲弟弟、您二老的亲儿子。萧乾临终前,最不放心的就是弟弟,如今弟弟死了,却连身寿衣都没有,让我这个当嫂子的,如何对得起他死去的哥哥呀?”

萧万军继续道:“方朵啊,萧乾走了一年,你守寡一年。你一个当嫂子的,做得已经够好了。外面嚼老婆舌的损害你的名声,我和你妈都知道。萧家愧对你啊!”

“爸,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萧遥后天出殡。我现在就去给他张罗寿衣,绝不能让他在阴间挨冷受冻!”

王莲香皱眉道:“闺女,寿衣最便宜也得好几百,咱家都让这个混蛋给赌光了。你和你爸赚的钱,还要还饥荒,哪还有一分钱啊?”

方朵拍拍手中的包:“妈,当年您和爸给我的彩礼加上娘家给我的嫁妆,能值个几千块钱,我去当了。怎么也能换一身寿衣回来。”

“那怎么行?那点金货、首饰,是你压箱底的东西,说啥也不能动!”王莲香口气坚决,“等你改嫁时,好当嫁妆用。”

“方朵,你妈说的对。压箱底的东西不能动。牛明不还欠咱家猪肉钱吗?我去找他要!”萧万军也不同意方朵当东西。

“爸,您不是说牛明答应这个月底给咱们结清他欠的猪肉钱嘛,现在还差五六天。我先去找他要一下,如果要不回来,我就当那些首饰。另外,不许您和妈再提我改嫁的事。萧乾哥俩都走了,我必须为您二老的养老送终负责。”方朵的语气同样坚决。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外屋门被踹开了。萧遥吓了一跳:谁这么没素质?

一个公鸭嗓的声音传了进来:“萧遥,欠我的钱,该还了吧!”

萧遥偷眼望去,见一个矮墩墩的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迈步而入。后面跟着两个摇头尾巴晃的男青年。

“这几个家伙又是谁?”萧遥暗自思忖。

就听方朵语气冰冷对为首的矮胖子道:“梅仁兴,你咋来了?”

“要账来了。”

“要账,要什么账?”

“上礼拜,你小叔子耍钱输了,又跟我借了五千。看看吧,这是欠条!”

“什么?五千块!这个混蛋!”

梅仁兴蛤蟆嘴一撇:“你小叔子是不是混蛋,我不管!五千块,萧家今天必须得还。如果还不上,你就得跟我走了。喏,再看看这个补充协议。”

“梅少爷,怎么回事儿?”萧万军接话道。

“老萧头,你儿子耍钱输了,又跟我借了五千,说今天还,如果还不上,就拿你大儿媳妇抵债!喏,这是你儿子写的欠条和补充协议。”

“这个混蛋!死了也不让人安生!萧家上辈子造的是什么孽呀。呜…呜…”王莲香禁不住呜咽起来。

“老太婆,你说啥?萧遥死了?!”梅仁兴吃惊地问道。

方朵接话道:“你回头看看吧。”

梅仁兴回头望去,看见了躺在门口顺着墙摆放的萧遥的尸体,然后,示意一个手下去验证一下。手下战战兢兢地走到萧遥身边,壮着胆掀开白布单,看了一会儿后,告诉主子说萧遥确实是咽气了。

“梅仁兴,你看,等我把萧遥发送了。我们再谈欠钱的事儿好不好?”方朵商量的口吻。

梅仁兴一口回绝:“那不行!人没了账不能没。把他送走了,你们不承认怎么办?正所谓子债父还。老萧头,赶紧还钱,不然,我把你儿媳妇领走,让你儿子永远臭在萧家!”

“梅少爷,你和萧遥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学。怎么也得念个同窗情吧。”方朵改变了称呼。

“正因为这层关系,我才没跟你们要利息。不然就是六千了。”

“赌债在法律上不承认,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哈哈哈。违法?你去告我好了!别废话!赶紧掏钱,不掏钱,我现在就把你强了。一次顶一百,直到够五千为止。”

“梅仁兴,你还真是没人性!”

“方朵,你这么说我们老大,可有点儿丧良心啊。我看你就依了他吧。你看,你舒服了不说,还能顶账。又能把你小叔子送走,何乐不为?”梅仁兴的一个狗腿子说道。

“就是!”另一个狗腿子也道,“你那块地闲着也是闲着,再不耕,就得荒了。不如让我老大给你好好耕一耕!”

“哈哈哈!”

“少在那放狗臭屁!”方朵勃然大怒,“咋不让你俩的妈陪他舒服?!一群没人性的玩意儿!”

“玛的!敢骂我没人性,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没人性。你们两个把她按倒扒光!”梅仁兴扯着公鸭嗓喊道。

“我看你们谁敢?”汉子义愤填膺。

“老几把灯,拿把破菜刀吓唬谁呢?”一个狗腿子一脚踹出。

噗通!

当啷!

“爸!”

“老头子!”

萧遥忽地站起,紧接着欺身来到梅仁兴身边。对欺负老人的恶棍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望着昏暗灯光里那张被一头乱发遮盖的惨白发青的脸,梅仁兴及其两个狗腿子惊叫道:

“妈呀,诈尸了!”

“鬼呀!”

“快跑!”

三个坏家伙兔子一样跑出了萧家。

“你你是萧遥,还还是鬼?”饶是胆大的方朵也觉得头皮发炸。

“我是萧遥,我这是怎么了?”

“你个混蛋!还有脸问我怎么了?”

啪!

方朵一个嘴巴扇在萧遥的脸上:“你今天又赌输了,回来就喝了药……我和爸妈回来时,你的身体都凉了。呜…呜…”

方朵蹲在地上,头埋在两腿之间忍不住痛哭。

萧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综合方朵和梅仁兴的对话,他明白了。

他重生了,重新回到了1995年9月24日(星期日),只不过,重生到和他同名同姓的又同一个城市的赌鬼身上。

                           

原创文章,作者:牵手仈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87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