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千金:从国人不骗国人开始》小说最新章节,张修诚,李乐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一诺千金:从国人不骗国人开始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曹焱

简介:穿越重生的曹赤得到了一个名叫一诺千金的系统,只要是别人对他做出的承诺,便会生成契约,一旦他同意下来便会百分百实现.对此,曹赤表示自己想不出系统的正确用法,直到他看见了一起电信诈骗的公告后……嗯!曹赤觉得自己会用了!

角色:张修诚,李乐逸

一诺千金:从国人不骗国人开始

《一诺千金:从国人不骗国人开始》免费阅读

夜晚9点38分。

春山市火葬场。

今天是李乐逸第一天入职的日子。

他上的是夜班。

据说为了这个职务,很多人拼抢的头破血流。

只为了一个钱字。

白班800,夜班1600.

全靠他姐夫是负责烧尸的焚化炉的组长。

他姐是负责尸体化妆的化妆师,在他俩口子的走动下,让火葬场的场长同意收下了他。

现在他姐夫张修诚正带着新来的他,熟识整个火葬场的流程。

当然主要是让他来认识认识同事。

是他姐姐也是张修诚的老婆,让张修诚亲自来与上夜班的其他人打上个招呼,让他们帮忙照顾一二。

“一般来说,你也没什么忙与累的,除非是发生什么大的事故,否则一晚上最多也就是送个十来个而已。”

“流程就像刚才那样,遇到运尸车把尸体送过来,你把尸体搬到推车上,送到这间停尸房来就行。”

“原则上晚上是不烧的,不过要是遇到多的话,我们也是会过来加班的。”

“不过,你也不用怕,我们要相信科学,不要相信那些神神叨叨的,你看我跟你姐两人都在这工作了那么多年了,不也什么都没遇到。”

“姐夫,你放心,就冲这工资,那怕他起来跑了,我都帮你追回来!”

张修诚闻言皱了皱眉头,虽说自己不怕,可在这上班的还是要讲究个彩头,遇到这样的二愣子小舅子,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李乐逸很快发现了自家姐夫的这个小动作,明白了自己貌似说错了话。

赶紧赔笑了两声。

看着一旁的运尸床上被盖着白布的尸体,为了展现一下自己的胆量,李乐逸故作轻松的把尸体上盖着的白布掀开。

“卧槽!”这一掀把李乐逸吓的连连后退:“无头尸体?凶杀案?”

张修诚也被李乐逸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加动作吓了一跳,也跟着退了几步。

就在他感觉尿意上涌之时,他无意瞄到了运尸推车。

突然,张修诚怒了。

他一巴掌拍在李乐逸的后脑勺上:“无头个屁啊!你掀的是脚那边的布!”

“啊?”李乐逸不好意思的摸着被扇的脑袋,尴尬的笑了笑:“难怪我说怎么没看见头,原来是掀错了方向。”

张修诚心底对其是及其嫌弃,要不是自己老婆一定要自己带着他,自己早一脚踢的他那凉快那去了:“别一惊一乍的,都说了要相信科学。”

“放心,姐夫我这人打小就特别热爱科学,你问我姐,我在我们那一片可是出了名的大胆,我九岁那年,爸打我那次,我姐应该跟你说过的吧?那次我一人在我们城外那片坟地躲了一周,差点把我爸急的上吊,后来不是我发小帮我送饭的时候被他爹发现,那年我就能直接送走我爸!”

“……”张修诚感觉心累,就这初中都没毕业的小舅子,你爱好的是那门子的科学?而且,你爱好科学与你九岁差点送走你爸有个鸟的联系?

张修诚突然有些担心自己哪天要步入自己岳父未完成的事业,先被这逗比小舅子送走。

刚才那次只是意外,为了再次展示自己的胆量。

李乐逸又来到运尸推车的前方,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这次掀对了。

是头的那边。

本来张修诚看见他的动作想要阻止一下,可感觉心累的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让他早点熟识,死人的样子,这样也能让他更好的融入火葬场的工作。

“姐夫,这小子长的真帅,嗯!啧!就是脸色太白了点,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可惜了!”

“特么的,死人的脸你叫他脸色红润一个给我看看!”张修诚再也忍不住了,他甚至想抽出自己的皮带把眼前这货吊起来狠狠的抽上一顿。

“呵呵!”李乐逸再次陪笑了两声,感叹了一句:“要是我有他这么帅就好了,对了!姐夫这人是这么死的?”

要是问别人,张修诚还不一定知道,可这具尸体送过来的时候,他正好在门口等李乐逸,遇到了运尸车的老蒋。

他与老蒋的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

老蒋看见在火葬场门口等李乐逸的张修诚便同他说了一下,死者自杀的原因,这也是他在一旁听那些吃瓜群众议论时说的。

当然也是因为死者长的比较帅比较年轻的原因,当时看热闹的人比较多。

“被人骗了,想不开,跳河死的。”

“谁?骗子?”

“好像是女朋友。”

“卧槽,这小子也太差了点吧?就这长相?还为了女人自杀?我呸!我要有他这长相,姐夫你信不信,我一天换一个,一年都不重复的!”

对李乐逸这话,张修诚心底是同意的,就自家小舅子这屌样还被他骗了好几个女孩,这点一直让张修诚艳羡不已,而自己长的比他体面多了,却只能找到她姐那样勉强在及格线徘徊的老婆。

既然他能这么说,哪说明眼前这具尸体是真的帅。

张修诚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他想看看在老蒋与自家小舅子嘴中长的帅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帅。

半响。

张修诚发出一声感叹:“可惜了!”

用自己小舅子的话来说,除了现在他的脸白了点,要是他像自家小舅子这样无耻,加脸皮厚的话,也别说像了,就算有个这小子的三成,说不定是真的能一年从头到尾,都不带重复的换女朋友,没想到眼前这么帅的小伙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去自杀,真是白瞎了这么帅的一副好皮囊!

“看吧!姐夫我说的没错吧!”李乐逸说完,准备帮尸体盖上白布。

可就在这时。

“啊!”

李乐逸突然又发出一声惊叫。

“卧槽!”这次张修诚是彻底怒了,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李乐逸的后脑勺上:“你狗日的一惊一乍干吗?”

“姐……姐……姐夫,刚才他动了一下!”

“动个鬼啊!”张修诚再也不管能不能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了,一声怒吼,指着运尸体推车上的尸体:“来,来,来……你告诉我,他那……”

突然,他连退数步,转身就逃!

因为运尸推车上的尸体正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两人。

“鬼啊!”

“诈尸了!”

两人惊恐的喊叫声,让春山市火葬场在这个夜晚瑟瑟发抖。

……

曹赤刚一睁开眼睛便听到了这两声恐怖的喊叫。

连忙想爬起来跟着面前的两人一起跑。

可惜他努力了好几次也没能坐起来,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嗯!也别说有点,应该是压根不受自己控制。

随着这阵努力的动作,曹赤也冷静了下来,小心的打量了一圈四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诡异的情况。

是那两人在逗自己玩?

曹赤想起了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事。

好像那时自己正陪着客户喝酒。

那几孙子好像说只要自己能喝一杯就给一百万的订单,自己一听火气就上来了,最后喝了多少杯来着?

好像六十来杯吧?

不会是哪些孙子玩不起,在自己喝醉后,把自己一扔跑了吧?

想明白过来的的曹赤好奇的打量起自己身边的环境。

这是一间还算宽敞的房间。

头上是四排日光灯,每排有六支。

把这间房间照的异常明亮。

墙面有点奇怪,是一格一格的柜子门。

而现在自己……

一身感觉有点湿漉漉的,像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伴随着身体知觉的恢复,胃里也是一阵阵的反胃,好像装了一肚子的水。

这应该是自己刚才喝了太多的酒造成的。

“艹!难道是那些孙子看自己喝多了,把自己叫到一家会所来泡澡,然后看着技师漂亮,把自己扔澡堂的换衣间不管了?”曹赤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那些一格一格的柜门,曹赤认为是换衣间的柜子。

自己躺着的运尸体的推车也被他想着是某些COS技师工作的特殊场地。

毕竟如今很多人喜欢这个调调。

曹赤挣扎的坐了起来。

刚喘上一口气。

停尸间的大门被一群人,你推我挤的推开了。

看着面前的警服,头还晕乎乎的曹赤把保安的衣服看成了警服。

曹赤在心底大骂一声。

“我艹!用不用这么巧,就算自己晚醒个几分钟,自己在警察局也能来个一问三不知,毕竟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可现在自己刚一醒,就遇到扫黄打非,这算不算黄泥掉裤裆,洗都洗不掉!”

想明白过来的曹赤刚想大喊一声这是个误会。

便听对面的李乐逸喊道:“怎么样?没骗你们吧?是诈尸了!”

这特么难道也是件值得大肆宣扬的事吗?

周围一群拿着盾牌与钢叉,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符咒,菩萨,等驱鬼辟邪等物的人,很想把这李乐逸这小子先推出去,让他打个头阵,可奈何这小子贼精贼精的。

死死的缩在后面抓住身为小领导的张修诚,让众人投鼠忌器。

“诈尸?谁?我?”曹赤见他们那副大阵仗对付的好像是自己,刚想笑。

突然!

一阵头疼撕裂的感觉传来。

让曹赤疼的面目狰狞!

情况乍起。

围在门口的人全都想跑了,工资再高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重要啊!

张修诚更是一巴掌呼在了李乐逸脑门上:“我日你姐!你没事乱说什么话!大家不要慌,我们这么多人只要不乱,他拿我们没办法!”

经常干这行的人,知道这里面有些禁忌。

比如,刚变鬼的人,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说他死了之类的话。

否则会提醒他,让他知道自己死了,很多人不能接受这点,秒变厉鬼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些都是迷信,他们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过。

可书里都是这么说的,他们可都记得,而且在火葬场这些话,老一辈也会提醒新来的注意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随着安稳的日子过习惯了,这点也就没人说了。

可没想到,就是一个忘记说,让李乐逸这个狗日的说了出来。

“那怎么办?”这下李乐逸也知道怕了,他连忙问道。

“我怎么知道!”张修诚没好气的说道:“对了!老张报警没有?”

“报了!”

“警察怎么说?”

“他们叫我们相信科学,不要报假警!”

“我艹!这特么的都要站起来了,还报个鸟的假警,你就没想想办法?”张修诚喊道。

“想了,我骗他们说有人盗窃尸体,他们应该快来了!”

干的漂亮!张修诚默默夸了一句,还是老技术员靠的住,他瞟向自己小舅子的方向,眼中再次露出嫌弃之色。

……

就在火葬场这边众商量对策的时候。

曹赤也从刚才的那阵头痛中,接收到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消息。

前世是上州省中医药大学,中西医临床医学大四的一名在校生。

一个女海王,骗了前世一次又一次,最后女海王钓到了一个富二代,把曹赤撇了。

没错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曹赤,而且还是个孤儿。

也许是孤儿的原因,从小缺乏亲人的关怀,这才让他被那个女海王骗的一愣一愣的,最后在分手之后受不了打击,走向了跳河自杀的道路。

同时曹赤也明白过来自己是穿越了。

而在这时,

系统也随之而来了。

一诺千金系统。

别人对你的承诺,只要你答应下来,如果对方不能做到或者不想履行,系统会帮你强制性完成。

看到这个简介,曹赤怀疑这是前世自杀时老喊着,为什么她要骗我,为什么她会骗我,为什么她总是骗我……而产生的怨念!

可此时他没空去细看这些。

因为真的警察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原创文章,作者:曹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87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