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偏执夙爷怀里的钓系美人是真大佬》李四,夙祁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夙爷怀里的钓系美人是真大佬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橘子不橙

简介:【马甲+甜宠+双强】称霸一方的蛇蝎美人鬼蛇新艾死了,再次醒来时她重生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小可怜身上。被舅妈虐待?被表妹欺负?被舅舅卖给老流氓?她一鞭子抽得舅舅满地打滚,爆了他的眼睛,踢断了老流氓的作案家伙。翌日,她得知原主居然是帝国首富末家的真千金,死对头黑漠战神夙祁成了她的未婚夫。这个男人,好想征服。禁欲狠戾的夙爷对她的撩扰不屑一顾,直到有一次新艾被他扑倒了,她洋洋得意:“明明就是你馋我”

角色:李四,夙祁

偏执夙爷怀里的钓系美人是真大佬

《偏执夙爷怀里的钓系美人是真大佬》免费阅读

夜风刮过,灯火霓虹。

帝都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

传来女子的哀求声和男人的打骂声。

“啊!舅舅,求你了,别打了。”

“打死你个赔钱货!”

满嘴黄牙的中年油腻男人手里拿着皮带招招狠狠往倒在地上的女子鞭下去。

啪!

女子逐渐有停止挣扎的迹象,男人手中的动作没有要停的意思。

诺大的套房里,周围站着七八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护拥着坐在沙发上的肥胖中年人。

他们冷眼旁观着,甚至乐于享受这种见人濒临死亡带来的快感。

肥胖的中年人懒散地啜了一口红酒,哑躁的声音带着些恶心的气泡感,像是故意发出来的一般。

“新山,对你外甥女温柔点,要是打死了怎么伺候夙爷啊。”

他挑衅讥讽的目光落在床上那道人影上。

那人阴鸷诡异的目光宛若顶风树梢上的雄鹰,阴恻恻地盯着说话的胖男人,他修长的双腿嵌入黑暗,甚至看不清他的容貌。

他似乎动弹不得。

新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狠狠地朝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啐了一口。

“败家玩意儿!让你伺候李哥是你的福气,不识抬举!”

“哎呀,可别这么说,用来伺候夙爷的女人怎么能伺候我呢。”

胖男人挑了挑眉,黄豆大小的眼睛透露着狡黠和局促,仿佛将所有的鬼心思都藏在了这两个洞里。

新山忙不迭谄媚道:“是是是,李哥说的是,我这外甥女太不听话,坏了你的心情。”

胖男人猥琐油腻的目光在女子被鞭打露出的肌肤上游离,舔了舔唇。

“真是细皮嫩肉啊。”

他缓缓起身走到她跟前儿,脚尖踢了她一下,没有动静儿。

“新山,你这外甥女不错,我先尝尝?”

“李哥喜欢当然可以。”

胖男人轻哼一声,瞄了一眼瘫在床上的男人,吹了一声挑逗的口哨。

“夙爷,找来伺候你的女人我先试试,给你打个样儿,待会儿好让你在大伙儿面前表演啊。”

说罢得意地狂笑起来。

一群喽啰附和着笑。

威震海外的第一把枪夙祁能躺在这里任他们侮辱宰割,这是十辈子都想不到的好事儿。

今天筹划的丑闻一旦爆出去,他李四就能名噪天下了。

殊不知。

黑暗中,那个男人阴鸷的目光恍若丛林中的野狼,透露着丝丝诡异的阴狠,仿佛下一刻就能扑上来咬断他的脖子。

李四下意识抖擞了一下,暗自呸了一声。

“一个被全身麻醉的野兽,没有威胁力。”

这话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李四索性将注意力放在地上这个女人身上。

“你们,转过去。”

他朝周围的几个人命令道,一边动手解皮带。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地上的女人微微动了一下,逐渐睁开猩红的双眸。

李四见她醒了,黄豆大的眼睛忽地一亮,“醒了好啊,醒了才有意思嘛。”

他裤腰上的皮带落下,作势解裤子。

砰地一声!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震耳欲聋,李四捂着裤裆痛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到嘴边的啐骂也没力气说出口。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女人清扬魅惑的声音轻飘飘地说出这几个字,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凌乱的头发落在她诡谲的眸前,莫名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新山被她的动作惊到了,她踢的可是李哥!

“新艾!你造反啊!”新山指着她怒吼道。

说罢拿起皮带作势往她身上鞭去。

新艾徒手抓住皮带,三下五除二从他手中夺了过来,一个反手!

啪地一声!

“啊——”

皮带头上的金属直直地甩进了新山的左眼里,顿时血流不止。

隐约中,似乎还听到了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

转眼一看,流血的不止新山的眼睛,还有李四的裤裆。

护着李四的七八个男人愣住了。

这个女人是得多大的力气,居然踢断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新艾已经不是他们看到的新艾,而是海外第二总舵鬼蛇。

传闻中能够与夙祁匹敌的女人。

不言而喻,第一自然是夙祁。

黑暗中她如鱼得水,明亮的眸子很快就捕捉到床上那个男人。

她戏谑地挑了挑眉,勾唇一笑。

这个男人她熟啊。

冤家路窄,对手见面,分外眼红。

她本来在黑漠边界带着她手下的人蛰伏,却不料中计了,炸弹直接把她炸没了,醒来就在这里。

她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这个男人,既然重生了,那就趁此机会直接打入内部,拿到东西。

很快,她就通过新艾生前的记忆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

她的舅舅将她骗到这里意图给夙祁拍下丑闻视频,只是这个姑娘倔得很,不愿意,就这样被新山打了半个小时。

至于堂堂天不怕地不怕的夙祁是怎么被这群腌臜控制的,她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心心念念的男人送上门来了,岂有不吃的道理。

新艾得意一哼,冷眸扫了一眼鬼哭狼嚎的两个人。

“闭嘴!”

脆生生的两个字将他们口中的痛嚎止住了。

她指了指那几个傻愣着的喽啰,命令道:“带着这两个垃圾,一起出去,别扫本小姐的兴致。”

几人忙不迭搀着离开了。

这个婆娘现在跟鬼上身似的,可怕得很。

待门关上,新艾的目光幽幽望着黑暗中的夙祁。

他深邃晦暗的眸子像是能滴出墨来一般,阴厉危险,审视着眼前这个人。

新艾坐在床尾,伸出手……

“你敢碰我一个试试!”

新艾挑了挑艳丽张扬的眼尾,颇有些魅惑。

“放心,我学过按摩,手法很好的。”

“你们背后的人是谁?!”

黑暗中的男人从牙缝里吐出这句话,明明虚弱得动弹不得,语气却狂妄得很。

新艾两耳不闻,她不想回答,也不知道。

作势继续手中的动作。

“死女人!”

她的手顿了一下,偷偷瞥了他一眼,黑暗中就算什么也看不见,新艾也知道他的脸肯定气得铁青。

“你被打了全身麻醉,省点力气吧。”

                           

原创文章,作者:橘子不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87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