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刘骁,刘志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白龙

小说:都市

作者:骁骑校

简介:刘骁偶然间发现通往南宋钓鱼城的时空通道,被当地人误认为化成人形的小白龙,他以一己之力支援一座城,再造一个国,站在他身后的是淘宝和拼多多,是义乌小商品城,是物资市场上无穷无尽的钢铁和机械。

角色:刘骁,刘志刚

白龙

《白龙》第1章 带回来一个古代猛将免费阅读

八月,骄阳似火,刘骁高考落榜后,在一家射箭俱乐部当兼职教练,他曾经拿过省青少年射箭锦标赛的亚军,干这个绰绰有余。

下午两点,刘骁接到老妈电话,让他去南郊物流园找老爸要钱,医院那边催缴爷爷的住院费了。刘骁收拾起自己的反曲猎弓和一打箭装进包里,和老板请了假出门上了公交车。

刘骁的爸爸叫刘志刚,1968年生人,退伍兵出身,脾气暴躁爱喝酒,刘骁从小是被老爸揍大的,成绩不好要挨揍,不听话要挨揍,有时候老爸喝酒的时候菜不够丰盛,也靠揍儿子来助兴下酒,但老爸是真汉子,有一次在公交车上抓小偷,一个人把三个毛贼打得嗷嗷叫,所以刘骁对父亲敬畏有加,畏惧多于敬佩。

刘志刚从单位下岗后,借钱买了辆卡车跑运输,风里来雨里去,经常十天半个月不着家,刘骁转了两道公交车终于来到南郊物流园,可是找不到父亲的货车,刘骁正想找人问个究竟,就听到人群中似乎是父亲在说话。

刘骁挤进人群,正看到父亲的背影,他高大的身躯有些佝偻,手里拿着装满茶水的罐头瓶,面前是个衣冠楚楚脑满肠肥的老板模样的人,周围聚集的是司机和搬运工人,父亲没了在儿子面前的威严,低三下四的哀求着老板,刘骁能猜到肯定是运输途中出了什么问题,把人家的货给损失了。

老板一脸烦躁,说老刘你别说那些没用的,五十万块钱的货,你必须赔给我,少一分都不行!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刘骁眼睁睁看着父亲弯曲着膝盖,慢慢跪了下去,一下接一下扇自己的耳光,他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乞求对方,但老板不为所动,反而更加不耐烦,夹着手包头也不回的走了,周围司机们也一哄而散。

刘骁没敢上前,他目送着父亲蹒跚离去,又不太放心,悄悄跟在后面,父亲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坐在台阶上,点了一支烟,满是污渍的T恤衫下肩膀无声的耸动着,突然之间,刘骁心中那个暴躁又强大的父亲形象轰然倒塌,父亲也有软弱的一面,也有崩溃的时候,为了支撑这个家,为了赡养老人,抚养儿女,他已经尽力了。

过了良久,刘骁整理好情绪,悄悄退到几十米外,喊着刘志刚的名字寻过来,老爸闻声而来,已经恢复了严父的面目,厉声训斥道:“咋呼什么!你怎么到这来了。”

刘骁说:“医院催费了,打你电话不通,我妈让我来找你。”

刘志刚说:“知道了,你等我一会。”说完走进一间屋,大概是向卡友借了些钱,反正他拿出五千块钱现金交给儿子,说你先回去,我这边还有点事。

刘骁咬咬嘴唇,说道:“爸,你注意身体,别太拼了。”

刘志刚愣了愣,儿子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这个粗线条的爹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擅长表达感情,也不擅长以温柔的方式与家人交流,最终还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了感谢,他轻轻踢了儿子一脚:“小王八蛋,知道了。”

回去的公交车上,刘骁坐在最后一排,他无声的哭了一场,为父亲的艰辛,为家庭的困顿,也为自己的前途,外面小雨淅沥,车窗朦胧斑驳,一如自己迷茫的青春。

前面是个招手站,坐在身边的乘客下车了,公交车又往前开了几百米,刘骁无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钱不见了!他立刻暴起大喊停车开门,箭步下车,一路狂奔,远处扒手正得意洋洋的清点赃物,发现失主追过来,不慌不忙拿出手机,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跨上车向刘骁摆摆手,意思是别追了,你追不上。

路边就这么一辆孤零零的共享单车,刘骁怒火中烧,他意识到追不回这五千块自己不但没脸回去,甚至会成为一生的心理阴影,瞬间他脑子变得清醒无比,停步拉开弓箭包,用大腿别住弓身,快速上弦,搭上一支箭。

自行车行进时速是十五公里,也就是每秒前进四点一米,而反曲弓发射箭矢的初速是每秒八十米,用老子的腿追不上,那就让老子的箭去追。

刘骁拉满了弓,他参加比赛时能射中九十米外的靶心,射二三十米外的人不成问题,一箭射出,正中扒手的屁股,当场将他射下车来,扒手慌忙回头,正看到刘骁搭上第二支箭向自己瞄准,吓得他爬起来一瘸一拐慌不择路,钻入路边一处烂尾楼工地。

烂尾楼屹立在此间已经多年,永远停在十三层的高度,水泥外墙风吹雨打,围墙内杂草丛生,建筑阴森恐怖,刘骁心急如焚,追进大楼就迷了路,转了几圈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B1层,他用手机照明着向前搜索,前面光影一闪,他急忙追过去,没成想脑门磕到坚硬的水泥横梁上,紧跟着脚下一空,从楼板破空直接掉进了下面B2层。

B2层原本设计是停车场,年久失修加上连日暴雨和地下水倒灌,雨水积成了池塘,吞没了刘骁的池塘迅速恢复了平静,死水微澜。

只有刘骁的手机静静躺在B1层地上发射着手电光。

……

一瞬间刘骁经历了许多,他仿佛置身于浩瀚宇宙的中央,星辰大海环绕四周,亘古的永恒和寂寞陪伴着他,忽然周边出现扰动混沌的迹象,宇宙万物变得光怪陆离,飞速旋转,带着他向能吞噬星空的黑洞接近……

刘骁从水里冒出来,大口喘着粗气,举目四望,残阳如血,绿树农田,自己身处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水潭中,远处江水壮阔,白帆点点,绝不是自己熟悉的城市。

再仔细看,水潭边绿草丛中藏着一块青石碑,上面刻着两个古朴的隶书:龙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骁彻底懵逼,他怀疑出现了幻觉,于是把头埋进水里憋了一会再冒出头来,外面黑洞洞的只有手电光照射下的混凝土墙壁,又回到烂尾楼地下B2层了。

刘骁如法炮制了几次,终于确信一个事实,自己无意中撞破了一处时空虫洞,还是能来回自由穿梭的那种,他的心脏跳的比第一次遇见心仪的女孩还剧烈,都快跳出胸腔了,看过无数穿越小说的他决定冒一次险,去探探未知的世界。

两边的世界时间不同步,现实世界是下雨的下午,这边是晴朗的傍晚,刘骁把弓箭丢到岸上,爬出水潭,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遮住了视线,回头看去,是一片平坦的农田和江滩,一群身披铠甲的人正在搏斗格杀,吓得他赶紧趴在草丛中。

刘骁不但是射箭高手,还是一名全甲格斗爱好者,这是一种小众运动,世界各国的爱好者穿着仿制的古代铠甲,以小队为单位彼此搏杀格斗,用的是没有锋刃的钢铁武器,打斗高度接近实战,看起来非常过瘾。

但眼前的厮杀比全甲格斗残酷多了,这是真的在杀人,这些古代武士挥舞着铁锏和斧头砸击对方,盔甲能防御刀剑,但对于钝器无效,铁锏砸在胳膊上就会骨折,斧头砍在头盔上能把人砸晕,放倒之后掀开面甲直接把脑袋砸烂,无比血腥,无比残忍。

渐渐的其中一方人越打越少,只剩下一个身材极其雄壮的大汉手持长柄铁锤还在奋力搏杀,大汉足有一米九的身高,身披铠甲如同一尊铁塔,敌军都比他矮上三十厘米左右,他一锤下去就能把一个顶盔掼甲的敌军砸死。

猛将虽然悍勇,但猛虎也斗不过群狼,敌人被他逐个放倒,但他也挨了好几斧头,身上中了十几箭,每一支箭都在给他放血,给他造成痛楚,大汉已经摇摇欲坠。

三名仅存的敌军也都是身经百战的硬茬子,两人在前吸引注意力,一人绕道后面企图偷袭,铁锤猛将因为脸上戴着面甲视野不佳,没注意到后方敌人,眼瞅着这员猛将就要被KO,刘骁被激起来的血性按捺不住了,他拿起了自己的美式猎弓。

这是打猎用的弓,威力很大,能射杀灰熊和驼鹿,但刘骁从未用它射过铠甲,他张弓搭箭,没有多想,一箭破空而去,正中后面敌人的面甲,说时迟那时快,铁锤猛将察觉异样,回头挥舞大锤将那人砸翻。

另外两人趁机挥动斧头砸在猛将身上,猛将回手反击,一番搏斗,又将两人砸倒,一一掀开面甲,拔出匕首结果,做完这些,他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地,震得地皮都颤颤颤抖。

刘骁等了好一阵才敢过去,满地尸体足有上百具,他们的盔甲很完善,从头到脚,一直保护到脚踝,他们的兵器很生猛,刀剑只是副武器,上阵的全是鞭锏锤斧,一阵风吹过,空气中全是血腥味。

铁锤猛将的手在微微颤抖,刘骁壮着胆掀开他的面甲,看到一张粗犷豪迈的,长着虬髯的面孔,脸上是干涸的血渍和灰尘,胡子都黏连在一起了,双眼是闭上的,试一试还有鼻息。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就是如此惨烈,再强大的人受了伤得不到救治,就只能马革裹尸还。

鬼使神差一般,一个大胆的想法闪现在刘骁脑海中,他想救这个人一命,先拿了一把斧头将猛将身上的箭杆斩断,再拖着猛将往水潭走,可是这位爷实在太重了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拖不动。

他只能研究起猛将的铠甲来,这种铁甲片编织的铠甲是用皮带扣连接的,可以解开,一番操作后,铠甲解开,虽然这货足有二百斤以上,但好歹是能拖动了。

刘骁把猛将拖到水潭边,拉着昏迷的大块头潜入水中,又是一番天旋地转,亘古苍穹的体验,再出水时就是现代了。

好在旁边就是楼梯通道,刘骁费劲巴拉的把猛将拖到B1,捡起手机,四下寻找,居然找到一辆废弃的拉水泥的小车,用这个把猛将推到烂尾楼外面,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半小时后,猛将被推进了急诊手术室,护士来找刘骁办手续,问伤者叫什么名字,刘骁想了想说:“叫王大锤。”

手术室里,医生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伤者,这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挽着发髻,肌肉发达,腰大十围,满身层层叠叠都是新旧伤疤,现在还插着十几支剪断箭杆的箭,脑袋上有钝器击打痕迹,手术倒是没啥难度,开刀将箭镞取出,缝合伤口,输血,吊消炎类药水,心电监护仪上的显示很快就正常了。

这种明显的冷兵器外伤很可能牵扯到打架斗殴类案件,医生职责所在,必须报警,可就在医生打算通知保卫科的时候,又有一个车祸急症伤员来到,所有医护人员冲上去急救,一来二去就忘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个伤员消失了,但人逃了,单也逃了。

人是被刘骁推走的,他偷听到护士说要报警,于是借了个轮椅将还在昏迷中的王大锤转移,出了医院打了个车,先到爷爷家暂避一时。

刘骁的爷爷独居,现在爷爷住院,家里没人,刘骁把王大锤安置在床上,去小区门口的私人诊所开了消炎药和葡萄糖,请了个护士来家给王大锤吊上水,他没钱,只能厚着脸皮赊账,好在诊所的人认识爷爷,说有钱了再给也行。

王大锤睡的很香,小呼噜都打起来了,看起来伤势无大碍,刘骁放了心,不知不觉睡着,一觉醒来已经天亮了。

再看王大锤不知道何时已经醒来,手背上的吊针也拔掉了,此刻正怒目圆睁盯着自己。

刘骁吓得没敢吱声,王大锤却瞬间从猛虎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扑通跪倒,大礼参拜:“多谢恩公救命大恩。”

没误会就好,刘骁松了一口气。

王大锤在弥留之际还有些残余的意识,最后看到的就是刘骁这张脸。他身经百战自然明白,自己失血过多,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活不过来,现在还能活着,靠的是神药,那么恩公很可能是一个神仙。

战场附近,有个千年历史的龙潭,据说有龙住在里面,那么眼前这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很可能就是龙潭之主,就是龙王,就是一条化为人形的小白龙。

合着自己是被龙王爷救了啊,王大锤被自己推理出来的逻辑感动了,没错,绝对错不了。

于是磕头道:“恩公龙王在上,小的王四郎,从今以后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刘骁正要搀扶,忽然手机屏幕一闪,是天气预报信息,另外显示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老妈打的,他赶紧回电过去,老妈接了,电话那边很嘈杂,似乎家里有外人。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这是背景音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说话,声音很狂很横很社会。

刘骁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早上八点,要债的就登门了。

                           

原创文章,作者:骁骑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67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