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萌娃五岁半》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老袁氏,李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小萌娃五岁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洁丽

简介:【团宠、高甜,微玄幻,虐渣】李佳然自幼父母双亡,跟奶奶生活,被婶婶虐待,吃不饱穿不暖,黑心婶婶还把臭水当油给她们吃。  某天村里来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姐姐”说是她失散的哥哥,把接回京城,从此住大屋养奶狗,被五个表哥宠成小公主。  她从噩梦中觉醒异能,五岁小奶娃文武双全,成了京城的风云人物。连皇上都眼馋:南宫爱卿,可不可以借你家的小奶娃玩两天?"“不行,弄掉怎么办?”南宫逸紧紧的护着小奶娃。

角色:老袁氏,李浩

团宠小萌娃五岁半

《团宠小萌娃五岁半》第1章 摔断了腿免费阅读

南坪村。

“不好啦,李家的小子出事了,大家快出来啊。”

晌午时分,外面烈日炎炎,大家都躲在家里吃饭乘凉,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惊恐的喊叫声,连忙扔下手中碗筷,纷纷跑出来看…

“出啥事了?”

“孙氏的大儿子从牛背山摔下来,摔断了脚,就在村口,人都已经昏迷了。”李伯的家在村口,他是最先发现这件事的人。

“怎么不把他背回来?”大家吃惊之余,奇怪的问道。

李伯一脸难色的摇了摇头:“没有证人,小老头不敢啊,怕被孙氏讹诈。”

孙氏是南坪村出名的恶妇,平常嚣张跋扈,一点小事也能叉着腰站在村口骂上半天的人,如果被她缠上,说李伯把她儿子的腿弄断,下半生不能自理,要赔偿损失费、药费、养老费啥的,那真是麻烦,这年头,家家户户粮食短缺,大家都生活得不容易,谁也不想惹上这些堵心事。

不过,人命关天,他们不敢怠慢,连忙跑去李家,把这件事情告诉李浩。

得知这个噩耗,把李浩两夫妇吓个半死,慌慌忙忙跑去村口,喊上几个年轻人,把昏迷的儿子抬回家,请大夫医治。

大夫看了之后,说大腿的骨头摔断了,需要好好调理,伤筋动骨要一百天才能养好,所以小娃儿最少也要在床上躺三个月,骨头才能完全恢复,否则,留下残疾就很难说了。

孙氏十分恼火,平常放牛这种粗重活,都是五岁的侄女李佳然做的,明明去了私塾的宝贝儿子怎么跑去放牛了?

还把腿摔伤了。

花了冤枉钱不说。

就怕以后养不好,成了个瘸子,儿子这一辈子就毁了,还谈什么锦绣前程?

孙氏越想越冒火,肯定是这个小贱人偷懒,才让昊儿遭罪。

于是,她不问青红皂白,冲去隔壁的茅草房,把小佳然暴打了一顿。

孙氏的相公李浩,有个哥哥,前两年两夫妇进城的时候,遇上了土匪打劫,双双遇难不在人世了,留下了一个女儿李佳然,今年才五岁。

当初孙氏为了霸占大房的产业,就跟婆婆老袁氏承诺,只要把大房的房产田产过户到他们二房名下,他们就抚养小佳然成人,直到她出嫁为止。

考虑到小佳然一个孤女,无依无靠,还要这个婶婶帮衬着,老袁氏一口答应下来。

不料,等到房产田产到手之后,孙氏对小佳然完全变了一个样。

平常缺吃缺穿不说,小小年龄,什么家务活都要干,成了二房的专属婢女。

这些年来,村民们都看在眼里,虽然很可怜小佳然,可那是人家的家事,也不好干预太多。

只有暗暗叹息,小佳然命不好,摊上了这么一个恶毒的婶婶。

奶奶老袁氏很心痛,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大儿子夫妇已经不在了。

小孙女年龄还小,还要生活,她的眼睛又瞎了,帮不了孙女,还指望小儿子夫妻帮衬。

偏偏碰上了孙氏这个蛮不讲理的泼妇,隔三差五,就会暴打小佳然一顿。

老袁氏虽然很心痛,却又无能为力。

“孙氏,别打了,要打就打我老婆子吧。”孙女的痛呼声,深深的刺痛了老袁氏的心。

孙氏手里拿着一条木棍,一下接一下,重重的向着小佳然身上招呼过去,一边还骂道:“你这个克死爹娘的扫把星,害死自己的爹娘还不够。还想害我儿子是不是?老娘打死你,打死你,让你偷懒,让你害我宝贝儿子。”

小佳然跳着脚,一边避开棍子,一边惊慌的尖叫道:“啊…婶婶…求求你,别打了,我没让堂哥去放牛,是他自己逃学,想去掏鸟蛋,他不让我告诉你,他说我告诉你,就打死我。”

李昊已经十岁了,长得又胖又高,是同龄人中出名的胖墩,他想打着放牛的名义去掏鸟蛋,小佳然长期营养不良,看着也就三四岁左右的身高,根本就阻拦不了。

“昊儿这么乖,怎么可能逃学?你这个扫把星,做错事不承认,还敢污蔑我宝贝儿子,打死你。”

孙氏毕竟是大人,无论小佳然怎么避,棍棒偶尔还是会落在身上,小家伙痛得呱呱直叫。

老袁氏眼睛看不见,双手摸索着冲上去:“孙氏,你这个臭婆娘,别打我孙女。”

正在愤怒的孙氏,根本不听劝,用力一推,把老袁氏推到一边去了…

“啊啊啊…!”

老袁氏年老体衰,平常走路都颤巍巍,被她这么一推,整个人撞上墙角,额头上立马鲜血淋漓。

“奶奶,奶奶,你别死。”小佳然见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顾不上避开孙氏的棍棒,撒腿冲过去,想把老袁氏扶起来。

怒火冲天的孙氏,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提着棍子,继续追上去,就想打小佳然。

突然,一道小黑影迅速闪了进来,张口狠狠的咬住孙氏的小腿。

“啊啊啊!痛死我了,小畜牲,赶紧松开我。”冷不丁被袭击,孙氏痛得呲牙咧嘴,手上的棍子都扔了,低头一看,原来是小佳然捡回来的小奶狗。

于是,她更加愤怒了,一边奋力挣扎,一边骂道:“死狗,滚,再敢咬老娘,老娘杀了你。”

可是任她怎么威胁,小奶狗就是不松口,一副誓要把她的肉咬下来的架势。

这时,听见茅草屋里吵吵闹闹,里正带着村民们冲了进来,才制止了闹剧,让孙氏替老袁氏请大夫包扎伤口。

至于小佳然身上的伤,孙氏打死也不肯给大夫诊治。

里正见小佳然身上除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小伤之外,没有什么大伤,也就作罢。

谁知道到了晚上,小家伙捂着肚子,直叫痛。

老袁氏没办法,只好摸黑去把大夫请过来给她看病,至于药费,就先欠着,等以后小佳然挖了草药,卖了钱,再还给大夫。

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也知道他们的情况,大夫一口就答应下来。

翌日。

清晨。

“啊哈哈哈…!”

小佳然穿着一身破烂的小裙子,赤着小脚丫,背着小背篓,一路狂笑穿过村子,去后山割猪草。

身后跟着一只灰色的小奶狗,身子跟两只拳头那么小,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又萌又可爱。

“小包子,快点,慢了婶婶又要骂了,啊哈哈哈…。”

她要赶在午响之前,把猪草割回去砍碎喂猪。

小奶狗听懂了她的话,汪汪叫着,撒开四腿跟在她身后。

它都已经劝过小主人,大笑是不能治病的,可是小主人不相信,非要遵从医嘱,唉,随她吧!

这次吃亏了。

下一次小主人就知道它的话管用。

它千年的道行可不是吹出来的。

夏日炎热,村民们喜欢三五成群的蹲在树下,一边乘凉,一边聊着家常。

小佳然带着小奶狗狂笑路过。

大家都觉得很奇怪,这个小娃儿,因为爹娘双双遇难,性格变得十分内向,平常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今天怎么笑成这个样子。

“小佳然怎么啦?不会是被她婶婶打傻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洁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67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