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柔弱不能自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余小桃,宁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她柔弱不能自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弥栗

简介:穿越到大宁朝做皇后,还是史上最短命的皇后?余小桃:我命由我不由天!请问皇后娘娘,使出浑身解数求子,是为稳固地位吗?余小桃:生娃不好吗,娃会打酱油。放开我,我还可以再生几个!被传闻中最好色的皇帝独宠,是什么感受?余小桃:宠我?老娘独美!元旻:桃儿又在说笑了。来人,把皇后的嘴堵上!腹黑帝王x心机皇后

角色:余小桃,宁历

皇后她柔弱不能自理

《皇后她柔弱不能自理》第1章 我死了?我装的免费阅读

庭院里的桃花又开了,一朵一朵粉嫩又娇羞地点缀着春日的活力。韶华宫外宫人们忙碌地进进出出,却忽略了一树的美丽。或许细心的,能寻着味儿,找到春的痕迹。

而余小桃是闻着那股直冲脑门的熏香味醒来的。

“我……”撑着身子,余小桃想坐起来。一双温热的手立马上前扶住了她。

未等她转身看向那人,这双手的主人就开口了:“娘娘,您可吓死奴婢了。”

娘娘?奴婢?余小桃看了看周围,她正躺在一张华丽的木床上,绸缎制成的床帘丝滑秀丽。屋内布置豪华,遍地金灿灿的装饰品,灯盏、瓷器看起来都带着古典的气质。扶着她的这个女子穿着古装,卑微地站在一旁。

她所在的这间屋子很大,顺着未闭合的门,一束光照进来,有些晃眼,衬得四周唯美而不真实。

未等她多做思考,脑子里一下子涌出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半晌没有开口说话,身边的宫人都以为时间定格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没有大碍,你们都下去吧。”余小桃坐起身,朝身边的人挥挥手。

看到宫人离开的背影,她再也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从嘴里发出哼哼的偷笑声。

她竟然穿越了!是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想好好地活下去。

原本的余小桃是21世纪的一个落魄的写手,专门为大神填补没有写完的、不想继续写的小说,每个月拿着三千来块钱过着普通的小日子。

虽然住在一间只有20来平的小出租屋里,最值钱的家当是那用来吃饭的家伙——电脑。但余小桃也乐得清闲,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在职场曲意逢迎,也算是不错了。

这样的日子不说多差,也只能称得上是活着,勉强活着。谁曾想,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竟然患上了小说女主专属的急性白血病。

可她不属于小说,没有与她相爱到难分难舍的男人守护在她身旁,也没有为她日夜担心落泪的父母。

最后,一个人孤苦地死在了出租屋了。临死前,收到的最后一条微信是来自甲方的催稿消息。

如今,她竟然重生了,还穿越到了大宁朝的韶华皇后身上。

余小桃作为一个专业的写手,对这些历史上的传奇人物的故事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位韶华皇后,是史上最凄惨的皇后之一。她的结局是在娘家被满门抄斩后,自己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成为大宁朝历史上最短命的皇后。

史书上对她的记载非常少,更多的是野史吐露皇后的无德与恶毒。有说她活着的时候,后宫被她搅得一团乱;也有人说死在她手里的未出世的皇种不计其数。不管这些记载是真是假,余小桃敏锐地捕捉字里行间里的一个很关键的信息:这位皇帝非常不喜欢韶华皇后。不然,结发之妻早早离世,怎可能允许史官这样描述,让她在史书上遗臭万年。

余小桃记得,韶华皇后死的时候也才二十岁。应该是在……宁历第五十四年。

“月遥。”余小桃轻声呼唤候在门外的贴身婢女。重生后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婢女是个可靠的人。在这具身体的记忆里,月遥自小就跟着自己,搁现代来说,算得上自己的小姐妹了。

“娘娘。”月遥推门入内,佝着身子没有看余小桃。尽管跟了娘娘这么多年,但该有的礼节月遥一点也不含糊,从没有因为自己和娘娘的关系而有任何造次的行为。

月遥长着一张小巧的脸庞,眉下的一双丹凤眼显得真诚没有心眼,一张一合的小嘴似乎不会多言,神情显得严肃又正经。

“现下是宁历多少年了?”余小桃看向月遥问道。

“回娘娘的话,今乃宁历第五十二年。”

“啥?!”余小桃不由惊呼出声。

不会吧,好不容易给了个再活一次的机会,怎么就只续了两年的命。

“怎么了娘娘?可是又发生了什么?”月遥上前,关切地问道。

“无事。不过是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此话一出,余小桃吓得捂住嘴巴。她可不是这么文邹邹的人,怎么突然不经大脑的朗诵了一句诗。

月遥倒是一副见惯不怪的神情,劝慰道:“娘娘别难过,皇上说要废后的话定当是气话。皇上心里……是有娘娘的。”

废后?余小桃想起来,最新的一段记忆就是皇上召见皇后,以她管理后宫不力为理由,扬言要废后。随即,皇后便称自己已有身孕。等太医验查之后,皇上才收回了要废后的话。

可自己哪里有身孕,分明是皇后自己慌了神瞎编的谎话。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穿越过来了,这烂摊子就得由自己接下了。

余小桃也没怀过孕,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到这个时代遇上的第一个难题。别说怀孕了,连男人的手她都没牵过。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假装怀孕无非是佯装干呕,肚子上垫些布。问题是正常人也不能是怀了个哪吒一直不生,到卸货那天不就全都露馅了吗?

余小桃扶额望着足有两层楼高的屋顶,心中暗道:那位掌管重生的神能不能出来咱们聊一聊?让韶华皇后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再穿越过来行不行啊?!

月遥抬起头看了看屋顶,什么也没有。“娘娘……在看什么?”

“没看啥,只是想抬头四十五度,不让眼泪掉下来。”余小桃整张脸已经拧巴在一起,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余小桃发现皇后听到废后的风声后就在计划假怀孕了。月遥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当初她还劝过皇后,但皇后一意孤行硬是没听,还叫月遥提前去买通了太医。

余小桃从床上起身,看着月遥给自己披上独属于皇后的华服,不禁在心里感叹:这样的古典服饰真是好看,就像这后宫之主的地位、无上的权力一般耀眼。一旦享受过此殊荣,又有几人能甘愿放下一切做个凡人。何况,废后也不是凡人,是过得不如凡人的凄惨灵魂。

问题是,欺君之罪是要砍头的,废后好歹还能活着。

余小桃的这一世,只有一个愿望——好好活着。

皇后所住的韶华宫当真是好看,庭院里种着各式的花,有盛开的桃花、迎春花,也有成荫的桂花树,旁边还有未到花季的梅花树。回廊围着一方小小的荷塘。住在这里,当是有四季如春的感受了。

“月遥,要不,咱让皇上废后吧。”余小桃走到门口,望着庭院里摘种的鲜花若有所思。“不行不行,不能被废,本宫是皇后,是皇上唯一的结发之妻!”

“……”月遥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接话。这前后两相矛盾的话,听起来像娘娘的自说自话。

余小桃也被自己吓到了,后半句话不是自己想说的,却从自己的嘴里冒出来。难道说……皇后的灵魂在和她共享这一具身体?摇摇头,余小桃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从屋子中走出,余小桃坐在庭院中的休憩椅上,晒着懒散的日光,这久违的健康身体是她梦寐以求的。想到此,余小桃再度忍不住咧嘴笑起来,“哈哈,老天对我真是太好了。”

未等她多享受片刻的安宁,便听到门外的公公扯着嗓子喊道:“太后驾到。”

余小桃在记忆中搜索关于太后的记忆。

是了。如今正值太后干政,当今皇上正是史上臭名昭著的傀儡元旻。

元旻的一生对政治没做多少贡献,全把时间和权力用在了女人身上。最后早早地死掉了,死因成谜,有野史说他是被毒死的。

而韶华皇后,是礼部尚书之女,太后的表侄女。正是太后选出来用来监视、掌控元旻的棋子。

元旻被太后和宰相架空了权力,根据记忆提供的信息,余小桃也发现元旻并不是史书中所描述那般废物。或许是最终争权失败,才留下了一个沉迷女色的恶名。

既然元旻对权力和皇位是有所努力的,那么皇后这枚棋子无疑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参见母后。”余小桃对着眼前的女人福了福。

玥太后虽然已经当太后了,实际上却还不到四十岁。先帝在位时她是最受宠的贵妃,原本的皇后病逝,她成为皇后,并且代先皇后抚养皇帝长子元旻。那时候的她也才十八九岁。要不是一直没生个儿子,现在也轮不到元旻坐上皇位了。

都说玥太后年轻时风华绝代,当是大宁第一美人。如今的她仍是风采依旧。脸上只有淡淡的脂粉装饰,却显得干练又端庄,一双有神的桃花眼让她看起来更显年轻,标志的鹅蛋脸没有被岁月所侵蚀,仍是紧致如初。配上一身淡黄色的绸缎罗裙,披着透亮的霞帔上若隐若现丝丝金线,衬出气质绝尘。

“皇后身体可有不适?既然有了身孕就当多休息,如今刚到初春,可别过了风着风寒才好。”虽说的都是些关心余小桃的话,但太后只睥了余小桃一眼,便朝屋内走去。

余小桃赶紧跟上,边走边说:“母后放心,我身体好着呢。若是皇上能来多看看臣妾,当是更好了。”

余小桃闭上眼,暗自掌嘴。呸呸呸,怎么又乱说话。让皇上来看自己做什么?万一露出破绽那可就小命不保了。

“嗯,是该多敲打敲打皇上。皇后有孕不多看望,整天流连月璃宫成什么样子。”太后端起一口茶尝了尝,继续道:“坐着吧,既是有了身孕,繁文缛节就不必这般在意了,身体要紧。特别是这头几个月,可要将息好些。”

月璃宫……住的是那位卿夫人,似乎受宠已久。

余小桃连连点头:“母后说得是。”

太后看了眼周围的宫人,带满首饰的手一挥,举手投足都带着女强人自有的强大气场,“都退下吧。”

余小桃知道,屏退了众人,今天太后来这里的重头戏才要开始了。

                           

原创文章,作者:弥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67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