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后被迫与死对头联姻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魏楚,方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归国后被迫与死对头联姻了

小说:纯爱

作者:顾酉

简介:阑魏楚在国外张扬放纵了十年,刚踏入祖国的怀抱就被安排好了下半生——与死对头韩榭联姻。阑魏楚:不干!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被强行押到了民政局。两人人前恩爱甜蜜,人后相看两相厌。婚后,阑魏楚使出浑身解数作妖,就为了逼韩榭离婚。好不容易抓到离婚的机会,等来的是韩榭深情表白。阑魏楚:······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角色:魏楚,方清

归国后被迫与死对头联姻了

《归国后被迫与死对头联姻了》第1章 成婚?免费阅读

阑魏楚踢了踢搁置在床边的篮球,垮着一张脸。

心情急转直下,由喜入哀。

今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令他高兴,他得了他父亲的允许,被放归回国,见到了阔别已久的母亲大人,他的母亲依旧是那样明艳动人。

另一件事则令他心情炸裂,就差原地爆炸。

他那老父亲放他回国的原因不是其他,是用他终身的幸福换取阑家事业的成功,他被逼着去联姻。

联姻这件事他虽然很不爽,但是好歹有过心里建树,勉强可以接受。不能接受的便是他联姻对象是男的,还居然是他的死对头。

他与死对头之间的仇怨三天三夜都道不尽,见面就眼红的那种,不说是打起来,但也绝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要是让他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实在难以想象,难道要天天带着伤出去见人吗?

阑魏楚冷笑一声,绝不可能。

这件事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扎的他心烦意乱,躁火直往上窜,顶到了天灵盖上,急需发泄的地方。

脚下的篮球成了他发泄对象,被他当成皮球一般,踢来踢去。

就在这时候,手机叮咚一声响,进来一条消息。

阑魏楚拧成川字的眉才略微舒展一些,是与他一同长大的兄弟发来的消息,问他什么时候过去。

他今天回来,几个好兄弟商量着要给他接风洗尘,极好的心情因为这件事被搅得乱七八糟,现在要说自己不去,实在是扫了那几个朋友的兴致,便强忍着心中不悦回了消息。

一会过去。

阑魏楚便随意收拾了一下,出门去了。

他到了约定的酒吧,时间刚刚好。

远远的就看到一头显眼的红色朝他迅速移动过来,还不待他仔细辨认,就被人一把抱住。

“兄弟,我都快想死你了。”

后背被用力的拍了几下,阑魏楚在想若是换个人,是不是会被拍死。

面前站的人五官张扬,算不得精致,但就是一眼就能叫人印象深刻。

阑魏楚则算得上精致,精雕细琢的五官,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永远都是未语先笑,好看的过分。

方清放开阑魏楚,抓着他的肩膀感慨道:“我们有三四年没见了吧,上次见面也是匆匆忙忙,话都顾不上说几句。不过这下好了,我总算是把你盼了回来,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阑魏楚心情算不得多好,只能敷衍道:“再看吧。”

至于阑琢为他定的婚事,只字不想提,在他眼里也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他根本不会结婚。

随着方清走进了酒吧内,快要进去的时候,阑魏楚止住了脚步:“你把房间号告诉我,我去趟卫生间。”

方清将房间号告诉了他,并且还指明了卫生间的方向。

酒吧走廊光线昏暗,但卫生间的光线充裕,亮堂堂的,阑魏楚推开卫生间的门的时候,被晃了一下,下意识的眯了眯眼。

看到里面的装饰,阑魏楚挑了挑眉,一个卫生间还装饰的这样富丽堂皇,到底图了什么。

卫生间的门是两面开合,既可以从外面向里面推,也能从里面向外推。

阑魏楚推开了一半就推不动了,像是有什么卡住,便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仍然是纹丝不动。

便用肩膀顶在门上,打算再使些劲,结果门后面的力道忽然一松,而他又收不住力道,直接冲了进去。

结果可想而知,他撞在洗漱台上,磕到了肚子,疼的眉头一皱。

“笨的可以。”

声音算得上是低沉悦耳,只是话里话外不太友好。

阑魏楚瞬间转身,怒视着身后的人。

西装革履,一身体面的衣服,打理妥帖的头发,臂弯里挂着脱下来的西服,衬衣挽到肘关节处,露出肌理分明的小臂。

身形修长,五官深邃,去当明星也不过为的一张脸。

那人将手中的卫生提示牌放在了地上,淡淡的扫了眼阑魏楚,转身走了。

阑魏楚盯着地上的卫生提示牌,眼角一跳,难道他刚才推不开门是因为后面放了块这?

阑魏楚觉得那人很是熟悉,他一定见过甚至于认识,蹙着眉略一想便记起来了。

与印象中的那种冷清寡淡的脸重合在一起。

实在是时间隔得有些久,足足七八年未曾见过,也无怪他第一眼没能认出来。

他咬着牙关,从牙缝中挤出来一个名字:“韩榭!”

好巧不巧,正是他那位被约定了婚约的未婚夫、他的死敌。

阑魏楚赶忙追了出去。

韩榭手长脚长,等他追出去,人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

阑魏楚没能找到韩榭,这里的包厢太多,也没看见他到底进了哪一个。

方清等了半晌都没等到阑魏楚,生怕他找不到地方,便亲自出来接他,只看见人站在走廊里,眼含怒火。

方清赶忙上去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道:“这是怎么了?谁惹到我们阑大少爷了?”

阑魏楚摆手道:“没什么。”

收起将这里翻个底朝天的想法,随着方清回了包厢。

里面光线昏暗,已经坐了不少人,此刻正有一个光头坐在最前面扯着嗓子嚎叫。

阑魏楚扫视了过去。

方清的视线跟随了过去,附在阑魏楚耳边说道:“那个是周航,周姝的弟弟,你不在的这两年加入到了我们当中。”

阑魏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周航他不知道,但周姝他清楚的很,和他在同一所大学进修,倒是认识。周姝算是他们留学生里面最漂亮的那一个,骄傲美丽,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阑魏楚当初还想追求她,只可惜慢了一步被一个外国人捷足先登了。

方清示意他去看沙发上的人,一共有五个,其中四个都是相识,与他一同长大地兄弟,交情斐然,另一个阑魏楚不认识了。

方清赶忙给他介绍道:“那是苏阳尘。他们家是做医疗机械。”

阑魏楚点了点头,他虽然在国外呆了近十年,但也不至于对国内的情况一无所知,毕竟每次和阑魏航通话大部分的话题都是生意上的事。

苏家是最近几年从沿海发展到内陆来,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就能与内陆的几个世家平分秋色,不可谓不厉害。

阑魏楚一出现,无论是那边的光头周航还是沙发上的人纷纷看向他。

方清朝着几人挤眉弄眼道:“还不过来迎接。”

沙发上与阑魏楚惯熟的几人鱼跃而起,围上来一人给了一个熊抱,大力的拍着他的后背欢迎道:“总算是等到你回来了。”

阔别将近多年的人,还能这样热情的对待他,实在不容易。

周航顶着锃亮的脑袋,生的是五大三粗,一脸憨厚,朝着阑魏楚伸手道:“一直听闻楚哥的大名,今日终于得见。”

阑魏楚笑着握住他的手:“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苏阳尘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瞧着就是个性情和善、温润如玉的人,他笑着与阑魏楚见过面:“你好。”

阑魏楚笑着回应,别人敬他三分他回一尺。

“你好,谢谢你来帮我接风洗尘,叫我魏楚吧。”

“同样,叫我阳尘就好。”

两人相视一笑。

阑魏楚被拉着入了座。

阑魏楚与周航和苏阳尘年纪相仿,又有熟络的人,很快就相熟起来,聊的热闹。

方清抓着他问了很多他在国外的事,那架势恨不得将他所有的事情都扒一遍,恨不得在嘴上按个大喇叭宣扬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顾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66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