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卧底之后被盯上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夏舟,夏青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当了卧底之后被盯上了

小说:纯爱

作者:南希丁

简介:〔双男主,无女主〕夏舟被派去对家修仙界当卧底,还成功当上大门派的第三弟子,整个人嘚瑟的不行,于是得意忘形去勾搭高龄之花大师兄,想看见他深陷泥沼的模样,夏舟用尽各种手段总算抱得美人归,只是没想到把美人抛弃之后会遭狠狠报复。

角色:夏舟,夏青邑

当了卧底之后被盯上了

《当了卧底之后被盯上了》第1章 刺激的事免费阅读

魔奴过来传话的时候,一袭黑衣的夏舟正躺在摇椅上,手执一根小树枝,逗弄笼子里的小鸟,时而勾唇,衬得眉心那一朵莲花印记愈发妖艳。

“殿下,尊主请您过去一趟。”魔奴低垂着头,不敢直视夏舟几近完美的容颜。

夏舟喉咙里懒懒发出一个气音,算是回应,魔奴得到准话,恭敬地退了下去。

夏舟又继续逗了小鸟一会儿,这才放下树枝,起身出门了,绕过九曲回廊,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在眼前,殿门口左右放置着两只石雕,原本一动不动,见到夏舟,转了转眼珠子,竟一齐开口道:“殿下好。”

夏舟见怪不怪,摆了摆手,石雕又恢复以往的常态,进了殿门,前方一人影正负手而立,夏舟微微垂眸,低声喊道:“父王。”

那人转过身,眉眼与夏舟有几分相似:“我来是有事与你相商。”

夏舟随意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恣意懒散:“父王请讲。”

严肃庄重的态度顷刻瓦解,夏青邑也搬来一把交椅坐在夏舟前面:“近几年修仙界越发猖狂,屡屡冒犯我魔族境地,为父思忖好几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这需要想几天?”夏舟重点偏移,“不过是群蝼蚁,不成大器,还用不着父王劳心费神。”

“修仙界人才辈出,不容小觑,你可不要太自负了。”

“这是自信,父王,你还是赶紧说重点吧。”夏舟手指摆弄左耳上的耳坠,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

之后夏青邑说了一大堆废话,夏舟好不容易才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让我去穹山派当卧底顺便拿到他们的布阵图?”

“没错。”夏青邑觉得这计划十分完美,“穹山派是一等一的大门派,有着一定地位,到一定时机你我里应外合,定能重损修仙界。”

夏舟笑了,夏青邑觉得他定是为这计划由衷感到喜悦。

下一秒夏舟笑容收住:“父王,你脑袋瓜被开瓢了吗?”

夏青邑:“……”

“我这一身魔气,但凡有点修为的都能瞧出,况且…夏舟抚上自己的侧脸,“束手束脚不说,要是把我惹着了,对我来说可不是轻易就能了事,犯了杀忌,那些白人可是最忌讳滥杀无辜。”

各路门派弟子服饰以白色为主,夏舟看多了,便随意取了个外号。

夏青邑沉思一会儿:“容貌气息可以伪装,你这脾气…就不能忍忍?”

“凭什么要忍?”夏舟朝夏青邑伸手,“拿来。”

夏青邑惊疑:“你答应了?”

原以为他还要再费一番口舌。

夏舟正经点头:“虽然做这事有点蠢,但我想做点刺激的事。”

“……”夏青邑瞪了他一眼,从怀里取出一瓶药放在他手心:“这是易容丹,可以掩藏你的容貌与气息,一粒期限一月,满满一瓶,你可要收好了。”

“我亲自出马,穹山派就等着覆灭吧。”夏舟撂下豪言壮语,药瓶拿在手里掂了掂:“我该几时出发?”

“明日。”

父子俩一点规划也没有,说是动手就动手。

夏舟应了下来,走出殿门,回到自己宫里,重新拾起那截树枝,继续逗弄笼里头的小鸟:“我明天要出趟远门办事,可不要太想我。”

“何事需要英明神武的殿下亲自出马?”小鸟扑腾翅膀跳了跳,歪着脑袋一如既往吹彩虹屁。

夏舟轻笑一声:“当然是…好玩的事。”

“帮我守好宫殿,要是我回来发现有任何一只苍蝇进来过,我便扒光你的毛。”说罢,夏舟先从小鸟翅膀上拔下一根,吹了口气,“就像这样。”

小鸟欲哭无泪,委屈把翅膀揣在胸前:“一…一切谨听殿下吩咐!”

夏舟出发的时候夏青邑并未前来送行,只是叫下属带话嘱咐他一切小心,顺便还派来魔域几名佼佼者跟随,夏舟只是扫了他们一眼,下一秒把他们掀翻在地:“滚回去。”

“殿下,这是尊主吩咐…”

“我说滚,不然我就拧碎你们的颅骨。”

夏青邑听闻下属前来报备的消息,叹了口气:“罢了,他嫌你们碍眼,别再他面前晃悠就行,希望在外面能好好灭灭他这嚣张的气焰。”

夏舟刚踏出魔域地界,面对外面一切有着些许陌生,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他顺着气味走过去,从草丛里发现正苟延残喘的男子。

男子见到夏舟仿佛见到了救星,灰暗的眸瞬间一亮:“道友救救我,我是南阳袁家的少主,你救了我必有答谢!”

夏舟看到他也是眼神一亮,真是瞌睡来了就送枕头,他可正缺掩人耳目的身份:“行啊,我可以送你…”

男子嘴上的笑一僵,他愣愣看着面前如鬼魅的夏舟。

“送你去死啊。”

夏舟收回手,男子彻底没了气息,一点绿光从他的心口飘出,还没飘远,就被夏舟抓在手里:“本命心火吗?”

只要它飘回袁家,与本命灯相触,灯灭人死,那所有人都会知晓男子的死讯,夏舟把它塞进瓶子里随意扔在识海一处,取下男子腰间代表身份的木牌,有了男子的本命心火,所以并无排斥。

袁奋,夏舟读取上面的两字,这取的可真难听。

为了保险起见,夏舟又吸收袁奋的记忆,最后一窜火焰直接让他变成一培黄土。

夏舟倒出一粒易容丹吞下,身上明显有了一番变化,昳丽的脸换成袁奋的模样,容貌十分平凡,丢在人群里也不会惹人多看一眼的那种。

“笃,笃,笃。”

那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夏舟不仅听得到,还能嗅出上面修者的气息,他摊开手掌,一把短刀凭空出现,在身上比划计量一会儿,便狠狠扎在他腹部,再往手臂上划出好几道伤口,坐倒在地,呈现出一副虚弱状态,如刚才的袁奋一样。

那马车声由远及近,夏舟等待着,马车从他这个方向驶来,很快从他面前擦身而过。

夏舟:“……”

正当他准备如何打算的时候,那已远去的马车又重新驶回来,他又立马调整好状态。

“大师兄,这里果然有个受伤的人,我就说我没眼花吧。”

帘子被掀开,一名白衣少年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夏舟面前蹲下:“这位道友,你受伤了?”

“救我…。”夏舟气若游丝,脸色苍白,暼到少年腰间的木牌,暗自窃喜,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为了防止他人看出端倪,夏舟对自己下手是真,不过这时即使晕过去,五感依旧存在,防止这人见死不救,也好找下家。

少年看了看他的伤口,有几缕魔气在泛滥,他本是正派人士,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即就将夏舟抗进马车。

“大师兄,这人受伤了,我们带他回门派治疗吧。”

鼻间传来淡淡的血腥味,让正闭目养神的那人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视线落到昏迷的夏舟身上。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南希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j47.com/66392.html